《山西煤老板》试读:五问新晋商

首先声明,我不是仇富主义者。
只是这些年在从事文化产业研究过程中,接触了不少新晋商。他们有的是在海外发展归国创业的;有的是在中央或者省级机关工作后来下海的;还有的是从山里挖煤开矿起家一夜暴富的。论文化和管理,前两者的优势明显要强于后者,但如果论实力和社会影响,后者的优势要远远超过前者。
现在大小媒体,只要谈论新晋商这个话题,大部分谈论的都是山西的煤老板和暴发户。
山西煤老板之所以声名远扬,成为新晋商的主流人物,最早就是因为他们的出现,救活了北京的楼市。
北京一位开发高档房地产的朋友跟我们说,山西的煤老板简直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前几年宏观经济调整,银根紧缩,作为我们房源销售主要对象的外企和白领也捉襟见肘,大批房子卖不出去,银行又天天催还贷款,眼看就要破产了。突然一天,从山里来了一批貌不惊人的山西土老帽儿,怀揣着大笔的现金,一下子就把我们的所有空房都买走了。
没有新晋商,就没有北京红火的地产业。
在国家实施宏观调控的政策下,北京、上海、海南以及东南沿海各市的楼价,不仅没有下跌,反而还有暴涨的趋势,这救世主的扮演者就是新晋商,在房地产老板眼里,备受垂青的新晋商,在普通百姓和专家学者眼里,却越来越多地遭到了质疑,大致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官煤勾结何时清?
一个外地人到山西来投资煤矿,在这些年煤炭行情暴涨的情况下,他却赔了个血本无归。问起原因来,让我们大吃一惊:山西官煤勾结,挤对得他无法生存。他投资煤矿的那个县,书记、县长和当地一个大煤矿主是称兄道弟的哥们儿。他的煤矿刚刚开张,书记、县长就给他做工作,提出让那个大煤矿主的小舅子来当执行矿长,为了和地方上搞好关系,他答应了。过几天,执行矿长一来,就提出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条件:煤矿的利润要二八开,投资人占两成,执行矿长占八成。投资人当然不干,于是就把那个执行矿长轰走了。从此以后,这个煤矿的厄运就来了:三天两头就有县里的人来检查,以种种借口封矿停产;隔三岔五就有当地的坏人来捣乱,明抢暗夺。一年下来,投资人的几千万打了水漂,最后抱恨而归。
煤炭,是一个暴利行业,也成了一个抢钱的行业。山西煤老板勾结官员,霸占资源,垄断市场,横行一方,为天下人所不齿。
还有一个故事:京城电视台一位著名记者来山西调查官煤勾结,接到群众举报,某县委副书记的哥哥,经营着一座年产几十万吨的大矿。虽然这个矿手续完善,但涉嫌利用职权,侵占国有资产。记者费尽功夫终于调查了个一清二楚,可刚刚回到北京,领导就给他婉转地说:上面有人打招呼,今年山西曝光的事件太多了,影响稳定,你拍的那个片子放放再说吧。这一放,到现在都没有播出。事后这位记者感慨地说:那些貌不惊人的山西煤老板真是手眼通天。
二、豪奢之风何时了?
历史上的晋商曾以勤俭质朴闻名天下,清时有学者评价山西人:“质朴淳厚,有古陶唐之风。”
而今天的新晋商早已把祖训忘得干干净净。北京某著名商厦以卖高档奢侈品闻名,由于价格昂贵,来这里购物的客人被北京人戏称为:“京城四大傻”之一。可谁也没有料到,经常来这里冒傻气的并不是不懂行情的外国人,而是那些新晋商。
上百万的首饰,上千万的家具,上亿元的古董,成了新晋商疯狂购置的对象。北京人开玩笑地说,没有山西煤老板的捧场,这家高档奢侈品商店早就垮了,如今不仅没有关门,而且还在太原开起了分店,买卖相当红火,说来说去,还是山西“傻帽儿”多!
一次,在北京亚运村附近吃饭,有朋友指着外面的豪宅说:看见没有,那是北京最昂贵的别墅,平均每栋售价都在五千万以上。里面有两大景观:一是开着宝马奔驰风华绝代的女人,那是你们煤老板的“二奶”在炫耀身价;二是开着丰田本田出来进去的乡下女人,那是你们煤老板的保姆在采购东西。山西煤老板的豪奢几近疯狂。
不过有句西谚,需要警醒那些新晋商:上帝要让谁灭亡,首先让他疯狂!
三、矿难事故何时休?
与在京城一掷千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晋商们在矿业安全管理和事故处置上极端的吝啬和尖刻。
前几年,山西某县发生重大矿难,死亡十几人,原因很简单:老板不愿出资三万元更新一根缆绳,最后因为缆绳断裂,十几条鲜活的生命魂归黄泉。前来采访的某电视台记者感慨地说:山西矿主出百万包二奶,出千万勾结官员,竟然舍不得出三万块钱为矿工们买一条安全带,真是令人发指!
这些年最让互联网上泪水蒙蒙的就是矿难事故,最让人痛恨的就是矿难瞒报事件。新闻媒体先后报道过的山西临汾矿难、繁峙矿难、宁武矿难等等无一不是官员出谋、矿主出钱、帮凶出力、矿工遭殃的人间悲剧。一旦发生矿难,匿尸、藏尸、烧尸、毁尸等等惨绝人寰的事件,不断上演。
眼下,中央政府执政的基本之一,就是以人为本。而一些新晋商逆势而行,不把人命当回事,天理难容。黑色矿难,最见不得阳光,最怕新闻曝光,尤其是怕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
山西几次大的矿难,就是被曝光后,在新闻舆论的监督下,官员才得到了严肃处理,矿主才被罚得倾家荡产。
谁知,近年因为新闻曝光,山西又诞生了一批靠矿难发财的新富翁,这些人大都是职业素养欠缺的新闻记者和冒充记者的人。他们一旦听说哪里发生了矿难,立即赶到现场,以曝光为由,敲诈当地政府和矿主,明目张胆索要“封口费”。也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政府官员怕丢乌纱帽,矿主担心封井关停,最后花大笔的黑钱“摆平”那些敲诈勒索的家伙。有一次,我们对好友《焦点访谈》的朋友开玩笑:你们以李逵的身份到山西调查矿难,两袖清风,让人望而生畏。可是,你们前脚一走,地下就冒出来一批李鬼,每一个人都赚得盆满钵满。这也算《焦点访谈》的副产品吧。朋友大为震惊。
四、生态移民何时止?
新晋商抢购北京、天津、上海、杭州、青岛的楼盘,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北京的媒体把他们的举动称之为“生态移民”。言外之意,山西因为煤炭过度开采的缘故,地下水枯竭,植被破坏,空气污染,矿难频发,临汾、大同、阳泉、太原等地曾经列入联合国颁布的“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城市”的黑名单。新晋商因为忍受不了这种恶劣的环境,才被迫到外面山清水秀的地方投资置业。
由此,我们想到了历史上的晋商,史书上称赞他们:“辽奉蒙俄六百城,金银财宝四合围。”过去的晋商,把上百个城市赚来的银子,拉回故里,修建了豪阔的深宅大院,如今成了游人接踵而至的著名景点。
几百年后,他们的子孙,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新晋商,却靠挖地下的财宝一夜暴富后,将大把的资金扔到了外面。一个是将外面挣来的钱,投资到故乡;另一个是把故乡挣来的钱,投资到外地。这就是晋商和新晋商表面上的区别。从本质上来讲,当年的晋商,财雄天下,靠的是自己的智慧和辛苦,是阳光财富,所以他们敢在乡梓面前展示自己的人生价值;而现在的新晋商暴富天下,靠的是勾结官员和不正当经营,他们的财富中,浸透着矿工的血泪,再加上他们的举措污染了环境,当地百姓对这些人很有意见。所以,他们不敢在故乡大肆张扬。
在山西人的心目中,昨天的晋商带给了他们精神和荣耀,今天的新晋商带给了他们污染和灾难。
现在的山西,到处都是棚户区,到处都是塌陷区,到处都是采空区。改变这种面貌,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那些挖煤致富的新晋商们却裹挟着大量的资金外逃,新晋商们去追求青山绿水了,直把他乡作故乡,那我们怎么办?很多山西人,包括一些有远见卓识的政要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比如在山西某县,为了留住那些煤炭老板的资金,当地政府推行了“一矿一事一业”的发展战略,今后,煤老板只要在当地开采一矿,就要同时投资一项社会公益事业和一项环保产业。政府的这种举措,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尖锐的社会矛盾。
五、文化产业何时兴?
山西有两棵摇钱树,一棵是煤炭,另一棵是文化。这两种资源优势,连很多普通百姓都清楚。可是,一棵长得粗壮肥硕,另一棵却先天不足。新晋商的崛起,以及他们的种种不义,引起了全国上下对昔日晋商的怀恋。
影视界这几年连续热播的晋商题材剧《白银谷》、《龙票》、《乔家大院》等等最能说明这个问题。山西的学者、官员和普通百姓,尽管对新晋商有诸多意见,可是在文化产业开发上,一直对新晋商寄予厚望,希望他们能够利用手中的资金优势,开发文化产业,转变山西单一的经济结构,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再造一个天蓝水清、魅力四射的新山西。可是,除了个别煤老板有所举措之外,大部分新晋商一直徘徊在文化产业的大门外,没有充当投资者的角色,一直在充当一个普通的看客。
晋商题材火爆,新晋商又不愿意投入,山西文化人无所作为。而外地的文化人却利用这个机会,开始像煤炭私挖滥采一样,对山西的文化资源进行毫无顾忌的开采。就拿当下流行的几部晋商大戏来说,都存在严重的历史问题,甚至为了剧情需要,对晋商资源进行不恰当的包装和编造。
比如,在历史上,不准纳妾是晋商家族的基本规范,可每一部大戏都在晋商妻妾成群上大做文章。《白银谷》涉及公公与儿媳妇间的情感故事;《龙票》讲的是一个晋商子弟和四个女人纠缠不清的故事;《乔家大院》最大的硬伤是,成就乔家基业的人,不是乔致庸本人,而是他的两个女人。起家的时候,为了扭转局面,抛弃旧爱,找到有钱的新欢;扩张的时候,又是昨日的旧爱,后来变成寡妇的女人出资相助。每到转折关头,作为主角的乔致庸,就不知所措,变得暴跳如雷,而作为配角的两个女人,却变成了主角,又有谋略又有办法,最后是两个女人成就了晋商,这种逻辑让人觉得极其荒谬。历史上的晋商,是自己成就了自己,最看不起的人,就是小儿而无能、自卖本身。现在,对山西之外不了解晋商文化的投资者来说,古老的晋商优质资源,并没有被反映出来。
这样的电视剧,在全国接连上演以后,不利于晋商形象。假如,新晋商能够把手中的资金拿出来,与山西的文化人相结合,真正把昨天晋商的本质和精神展示出来,不仅可以获得较好的经济回报,而且能够还历史的本来面目,何乐而不为呢?!
山西的文化产业,需要新晋商的支持。有责任感的新晋商,也需要通过文化产业,改变父老乡亲对他们的认识。没有文化的商人,充其量是光着泥脚板还没来得及穿袜子,就蹬上皮鞋四处游荡的暴发户,这样的土豹子,即使能用金钱买来诸多政府头衔,却买不来尊严和父老乡亲的敬重。
王进
2009年3月6日于北京集古斋

Guan Yu Biography: Revered Chinese Warrior

Guan Yu was a Chinese military general whose martial prowess was so great that, after his death, he was deified as a god. In modern times, he is revered for his bravery and loyalty. He has also become a popular figure in historical fiction, movies and video games.

The year of his birth is unknown; he died in A.D. 219 or 220. Guan lived at a time when the Han Dynasty, which had ruled China for nearly 400 years, was collapsing. During his lifetime, a series of events would occur that resulted in the emerge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of Wei, Wu and Shu. Guan served a man named Liu Bei, who would eventually become King of Shu.

Guan was a “man of great physical courage and skill, at one occasion (he) had a serious operation on his arm carried during a banquet and even as the blood flowed he ate and drank and laughed as usual,” writes Rafe de Crespigny, a retired professor at 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in his book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Later Han to the Three Kingdoms (23-220 AD)” (Brill, 2007).

Little is known of his early life. His style name (also called courtesy name) was originally “Changsheng” but it was later changed to “Yunchang.” He was registered as being from Hedong Commandery (also called a prefecture, or administrative region). At some point in the late second century, he fled to Zhou Commandery in fear of his life and joined up with Liu Bei. Eventually Guan, Liu Bei and another man named Zhang Fei would become brothers of sorts, with a deep sense of loyalty to each other, one that would become legend.
Capture by Cao Cao

Liu Bei’s early military ventures did not go well. In A.D. 200, Guan was captured by Cao Cao, a military general who would go on to control a vast amount of territory in northern China. His lands would eventually form the Kingdom of Wei.

Cao Cao treated Guan well and made him a lieutenant general in his own army. Still, Guan regarded Liu Bei and Zhang Fei as brothers and he would not abandon them.

According to the 11th-century Chinese historian Ssu-ma Kuang, Guan decided that he had to escape and rejoin Liu, but not before doing Cao Cao a favor first. “I know well how generously Lord (Cao Cao) has treated me, but I have received favors from General (Liu Bei) and I swore to die with him. In the end I must go.” (Translation by Rafe de Crespigny, published in 1969)

To repay Cao Cao for the good way he had treated him Guan decided to kill a general named Yan Liang, who served a man named Yuan Shao (a rival of Cao Cao).

“Yu saw Liang’s standard in the distance. He whipped his horse and broke through to Liang among ten thousand men of his army. He cut off Liang’s head and came back and no one in Shao’s army could resist him,” wrote Ssu-ma Kuang.

After the battle, he fled Cao Cao’s army to rejoin Liu Bei. Cao Cao was said to have been so impressed by his loyalty and martial prowess that he ordered his troops to let Guan go.

Battle of Red Cliffs

Over the next two decades Guan, would work with Liu Bei in a series of military campaigns that would eventually lead to the foundation of the Kingdom of Shu.

Records indicate that he excelled at naval warfare. In A.D. 208, after the death of general Liu Biao, he took command of a fleet of ships on the Han River and brought them to Red Cliffs. During this battle, Cao Cao’s army, pressing south, tried to re-unify China by destroying the forces of Liu Bei and Sun Quan, who had formed an alliance. The battle was a disaster for Cao Cao and he suffered a defeat that allowed the three kingdoms to come into existence.

As Liu Bei consolidated his position, becoming the King of Shu, Guan was promoted to the position of “General of the Van,” something that he was unhappy about because he had the same rank as a man named Huang Chung whom he disliked.

“I’m better than that dunderhead!” Guan is said to have thundered when he heard that he would have the same rank as Huang (eventually Guan agreed to accept the arrangement).
The Three Brothers, guan yu

Around A.D. 219, Guan led an army of Liu Bei’s in attacking Fancheng, a city held by Cao Cao. Laying siege, he was concerned that the forces of Sun Quan would betray and attack him (the alliance between Liu Bei and Sun had grown cold since the Battle of Red Cliffs).

His fear was not unfounded. The Chinese historian Ssu-ma Kuang writes that Sun’s general Lu Meng started plotting against him. “Yu is brave and fierce, so it is difficult to match him. He already holds (Jing) province and he governs with great favor and loyalty,” Meng said according to the historian.

Ssu-ma Kuang wrote that Guan aggravated the situation by seizing Sun Quan’s food stores without permission to support the siege of Fancheng. Sun plotted against Guan. He replaced the local general, Lu Meng, with a man whom Guan thought would pose no threat. This led Guan to withdraw troops from his rear guard to support the siege. Sun also sent a letter to Cao Cao offering to launch a joint attack against Guan.

Cao Cao decided to publish Sun Quan’s letter, hoping that Guan would abandon the siege of Fancheng to fight Sun (Cao Cao wanted to have his enemies fight against each other). Guan thought the letter was fake and kept up his siege. Meanwhile, Lu attacked Guan’s weak rearguard positions, taking them out before a message could be sent to Guan.

While his rearguard positions were under attack, Guan’s siege of Fancheng faltered. A counter-attack by Cao Cao’s forces forced Guan to break it off. Guan suddenly found himself commanding a weakened force trapped between two enemy armies, those of Cao Cao and Sun Quan.

Battle of Jiangling

Lu Meng, Sun Quan’s general, made Guan’s situation worse by capturing the city of Jiangling, which housed the families of many of Guan’s officers. Lu Meng treated them very well and made sure that Guan’s army knew it.

“All knew that their families had come to no harm and were even treated better than in peacetime so Yu’s soldiers became less interested in fighting,” wrote Ssu-ma Kuang. This led to desertions, shrinking Guan’s forces even further.

Still Guan refused offers to surrender, at one point pretending to surrender to Sun Quan’s troops before running away. Eventually, his remaining force was trapped and Guan Yu and his son Guan Ping were captured and executed.

Becoming a god

After his death, Guan Yu became a legend and eventually a god. Hundreds of years later, when a dynasty called the Tang came to power in China, Guan was honored for his “righteous loyalty” to his lord Liu Bei, writes Whalen Lai, a professor emeritus of religious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 in the “Encyclopaedia of Asian Philosophy” (Routledge, 2001).

During the 10th century, when China was again divided into warring kingdoms, his cult grew. His “personal loyalty to a lord was a premium virtue,” Lai writes. In the 14th century, a novel called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publicized the exploits of Guan Yu, further increasing his popularity.

At some point, he became a god of war and is revered today as a symbol of loyalty, righteousness and bravery. He is referred to as Guan Gong (Lord Guan) or Guan Di (Emperor Guan). His “image appears in many Taoist shrines of the present day,” writes de Crespigny. He is also a revered figure in Buddhism, Confucianism and Chinese folk religion. In 2008 and 2009 a movie dramatizing the Battle of Red Cliffs was released in two parts and featured actor Batdorj-in Baasanjab as Guan Yu.

In Japan and the West, he has also become a popular figure in a series of video games produced by the company Koei. These video games emphasize his abilities as a general and martial artist.

七问新晋商

山西晋商在清末民初的覆灭已经化为一声浩叹,但是作为曾经的历史遗存和文化资本,它对今天的山西和山西的商人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山西在近代是明显的落后了,恰恰由于落后,有可能成为东南沿海等地密集制造业及外商进入的优选之地。同时,国家正在力推的和谐社会、中部崛起等政策也给山西造成新的机遇。

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对晋商的前世今生作一点反思的工作,而不是单纯的赞美可能对新晋商的崛起有所助益。

晋商作为中国乃至世界商业史上的奇迹,毋庸质疑,我们并非单纯为了挑刺,挑刺是因为热爱它。

五百年修炼何以不成大器?

明清之间,经过五百多年的商业奋斗,最终修炼成为主宰大清经济命脉的“天下第一商帮”,最后,随着大清的衰败,可圈可点的晋商帝国在民国时期苟延残喘了几年,终于土崩瓦解,至今一蹶不振。

为什么五百年的商业经验和智慧,不能使叱咤风云的晋商集团度过最后的劫数呢?“大清帝国的腐败无能”被一些学者以及今天的新晋商作为晋商无法历尽劫波的根本原因。

对于这种论点,我们反过来有一问:为什么明亡了,晋商不亡,清亡了,晋商就跟着倒台,晋商惯于跟当局打交道,这难道是它必然的宿命吗?

俗话说,大器晚成,500年都无法成就更大的气度,晋商的败落,其主要原因恐怕只能从自己的基因里探寻了。

晋商在明清间发迹,最可依赖的动力是资源优势,就是盐;其次是明清之间处于重要战略过渡地位的的地缘优势,以及人多地薄的生存压力。在这五百多年中,虽然有过王朝的更替、战乱、天灾以及人祸,但晋商的外部环境优势却大致是持续和稳定的,这可以说是晋商发迹以及壮大的黄金时期。其实,晋商在历史上的从商经历远远不止500年,山西解州的盐池,远在春秋时期,就造化了大量的富豪。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对晋商的提问应该是,2000多年历史过去了,你为什么还不成大器?

一百多年前,上海等地广为流传着一首讽刺晋商的民谣:“山西人大褥套,挣钱还家,买房置地养老少。”

这句民谣彷佛一句谶语,点中了晋商的要害。因为晋商再有钱,最大的理想脱不过那些土财主想法:回家,盖房,养活老婆儿子。尽管他的钱已经多得老婆儿子几辈子都用不完。

这种土气一直延续到今天,山西煤矿老板到北京参加车展,扬言要连人带车一块买走的新闻就是一个例子。不过比起他们的先辈,土气之中,更多了些俗气和无聊。

晋商的土气,不能全怪他们。因为最早致富的晋商都是那些在山西当地穷得丁当响的受苦人。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出去南来北往从事长途贩运。在土匪、盗贼、狼虫虎豹以及恶劣自然环境的围困下,大量的山西商人死在西北地区的商路上,也不知多少具尸骨中才能出现一个小富即安的土财主。

也许是用生命换财富的历史凝固了晋商的理想——把回家当作最高理想的马帮性格。晋商的血脉中延续了强烈的听天由命的气质。

西北地区至今流传着《走西口》,由于陕北民歌的强势,外间以为这是陕北马帮的创造,其实比起晋商,陕北马帮根本不值一提。《走西口》最早的版本,实际上是终年罕见热炕头的山西商队的创造。是山西女人们送别老公和情人时的哀歌。

被女人们的泪眼和愁肠送走的男人们也有自己的哀歌。其中最著名的歌儿是这样唱的:“上一个黄花梁呀,两眼哇泪汪汪呀,先想我老婆,后想我的娘呀!”

黄花梁为什么让山西贩子们如此难受呢?

过去的晋商过雁门关后再走上两天的路程,就到了一个村庄叫做歧道地,爬上这个村子附近的黄花岭,他们可以看到两条路,一条通往杀虎口,一条通往张家口。这两条路都可以到达蒙古草原,但是哪条路上不会丢掉性命还能赚点钱呢?这些赶脚汉们不能不感到惆怅,因为两条路上都死过无数的人,也有人活着走回来。

生存还是毁灭?

他们现在面对的是哈姆雷特的终极问题。

哭够了,唱完了,这些必须赚钱回家男人们把选择的权利交给了老天爷,他们脱掉自己的鞋子,随便一扔,鞋子落到哪里,他们就走那条道。

数百年来,从山西走出来谋求光宗耀祖的商人们就是这样“用脚投票”,跟命运打赌。他们就像中国的西部牛仔,最终如愿以偿的总是少数人。山西北部有个小城镇叫做河曲,与内蒙古隔河相望。每年农历七月十五,城里的人们依然延续着放河灯的习俗。据说这个风俗从清代就开始了,在德高望重的老船工指令下,大家把船开到黄河中央,然后一盏一盏把河灯放下去。三百六十五盏河灯,象征着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也代表了客死异乡的灵魂,人们希望这些河灯能把一个个凄苦的鬼魂带回故乡去。

无数的人死掉了,侥幸没有死去的人一代一代富起来了。俗话说,三代富室才能修炼出来一个贵族。这里的贵族应该是有远见,有风度,胸怀天下的大气之人。山西的土财主们是否孕育出了这样的贵族呢?

很难说,也许走了几个世纪走得太累了,他们醉心于盖房子,一代接着一代盖,然后住在高门大院里,能不出去就不出去。在山西太原附近有个乔家大院,据说占地“8700平方米,由6个大院,19处小院构成,共有房屋313间。”这个大院是乔家六代人持续将近300年的时间建成的。如果不是抗日战争,它的规模还会更大。现在,乔家大院成了山西“大院文化”的活见证之一。

这些大院的主人平时如何生活呢,山西票号的创始人雷履泰富起来后,在其故乡修了很大的宅院,人们忘记了他的村名细窑村,而直呼为“雷家堡”。“出了大门,抬着椅子,雇的伺候的,我们都是听说的。他出来一般人就躲开了,他不和你们多说,雇的长工、短工,用的高骡大马。”,雷家堡的后人们如此介绍雷履泰的奢华生活——他在自己村庄里的奢华生活。

宁愿在一个小村里,一个小县城里奢华老去,也不愿生出其他的理想。这就是历代晋商巨富的人生选择。

当晋商帝国崩塌后,山西老宅院的余威还在震动着后来的人。宋氏三姐妹之一宋霭龄这个在泡在上海的女贵族被狠狠地教育了一把。在跟他的老公孔祥熙回家省亲前,她对山西是瞧不起的,认为那是一块艰苦和原始的地方。

然而在老公的故乡太谷县,她享受到了上海小女人八辈子都享受不到的奢华。十六个农民抬着她的轿子走进了孔祥熙的村庄,在孔家大宅院里,竟有七十多个佣人在听她的使唤。而这样的生活水平,在当地很多人家早已司空见惯了!

众所周知,孔氏家族后来替蒋介石把持着中华民国的经济命脉,他大约是晋商集团的回光返照,但是无法发扬光大晋商彪炳于世的信誉,随着蒋介石远赴台湾,中华民国的金融系统留下了现代金融史上最丑陋的一页。

对于今天的晋商集体来说,如何才能完成当年晋商集团的“星球前传2”呢?

唯一的办法可能是:起来,不要再做土财主!

“张嘴的龙代表官,闭嘴的龙代表商”,你真的是纯粹的商人吗?

这样的故事总是生命力最强的。

北京有个“都一处”的老字号,《晋商》中记载了它的传奇来历:

“乾隆初年,都一处还只是一个街边的小饭铺,店主姓李,老家在山西。乾隆十七年腊月三十晚上,京城飘起了漫天大雪,各家商号都早早收拾东西,关门打烊,准备过年了。天越来越黑,冷冷清清的街上只有那个姓李的山西商人经营的小店还在静候着主顾。因为本小利薄,就是在大年三十这样的时刻,他也不敢怠慢。一来是因为多年养成的习惯使然,二来盼望着还能有人光顾小店。

将近子夜时分,店里终于进来了一主一仆,他们舒舒服服地吃了一顿老板亲手做的可口饭菜后,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打量起这个店来。当他们发现小店连招牌都没有,就叫老板拿过纸笔,题了“都一处”三个字,意思是这个时候整个京都还在开张营业接待客人的店铺只有这一个地方了。

过了不久,这位山西商人接到了从宫中专门送来的一块虎头牌。到这时候他才知道,原来那天晚上来的客人竟然是微服私访的皇帝——乾隆……”

这个故事说明了山西商人的趣味,当然,其他的商帮也脱不开这仰仗权威的恶俗。

在山西商人的老宅院屋顶上,通常有两个龙头。

山西民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张嘴的龙代表官,闭嘴的龙代表商。

官商结合,这是晋商集团的驰骋天下的秘笈之一,一直到今天,山西商人还是脱不开官本位的思维定势。

晋商集团过去依靠这官商结合的运作手段,曾经垄断了巨大的商业资源。

在朱元璋手里,他们通过为政府运输军粮获取“盐引”;

由于在明清交战期间建立的良好关系,八位山西巨商受到顺治皇帝的亲自接见,享受了“宴便殿、赐服饰”的超级礼遇,并被奉为“御用皇商”。

雍正皇帝平定青海叛乱时,后勤供应发生困难,山西商人范毓宾主动请缨,他的爷爷早年就是蒙受顺治皇帝封赏的八位“皇商”之一。范毓宾后来“毁家抒难”辗转沙漠数万里,圆满地完成了运送军粮的任务。他给自己的家族带来的特权是:与西北游牧民族自由贸易。

由于接待并赞助西幸的慈禧太后有功,山西商人得到了经营各省督府解缴中央的款项以及庚子赔款连本带息约十亿两白银的特权。

不仅仅这些细节,包括此前开辟通向俄罗斯巨大茶叶市场的“茶叶之路”的垄断权,也都有着多年来的官商结合的铺垫。

山西商人在与当局密切合作,遭到当局勒索巨额“捐助”的同时,也通过跟当局的“博弈”获取特权,比如在1850年迫使朝廷默许“以汇兑代替运现”,从而获得汇兑官府银两的特权。

除了通过官商结合获取极大商业资源,过去的晋商集团由于捐助有功,朝廷也投桃报李,封给他们大大小小的荣誉官职。日升昌的东家花钱买了四品知府的官衔,他的二掌柜毛鸿翙给自己祖孙五代人都买了各种头衔。利用这些头衔,他们获得了更多的资源和内幕消息。

晋商集团在走向辉煌时期这种官商结合的传统,固然有其不得已的地方,但也给后来的晋商们带来不利的定势思维,比如山西民营企业家中的李海仓就是山西著名的“红顶”商人代表之一,李身亡后,围绕他的巨额财产的来源,曾经在媒体上引发了广泛的争议。

在如今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我国政府也在力求革除这种官商结合的弊病,因为它导致了商业运作的不公正。如果山西商人还停留在官商结合的习性中不能自拔,不能摆脱祖先留下的这些不应该继续发扬的商业运作模式,新晋商要重新振兴山西的经济,乃至在全国和全球范围内有所作为,恐怕是更加困难。

雷履泰、毛鸿翙你们为什么要斗争到生殖器?

晋商集团的历史地位,最光彩的莫过于被称为中国现代银行乡下老祖父的山西票号的出现。

从钱庄、当铺、账局(类似于地方银行),经过漫长的演变,山西票号最终在日升昌大掌柜雷履泰的运作下诞生了。

就山西票号在大清国,在俄罗斯、法国等欧洲国家,以及日本、韩国、泰国、缅甸等亚洲国家的影响来说,怎么赞美这位著名的职业经理人都不过分。

但是,研究这段历史的人们忽视了一点,山西票号在最辉煌的时期,也没有走向联合,而是各家票号“家天下”式的金融网络布局。

山西票号走上这条路,完全由于日升昌两位职业经历人——大掌柜雷履泰和二掌柜毛鸿翙之间的勾心斗角。

这两位杰出金融巨子的斗争,一直落实到他们的生殖器,直到其中的一方升天为止。在双方斗争的最激烈时期,雷履泰给自己的儿子起名雷鸿翙,意思就是说,你毛鸿翙再能也是我的儿子,走的我开辟出来的道路。毛鸿翙则针锋相对,给孙子起名毛履泰,意思是说,你别张狂,我是你爷爷呢!

在日升昌最红火的时候,两位职业经理人何以会闹到势不两立的地步呢?起因是,雷履泰得了一场可能比较严重的大病。照一般的程序,大掌柜有病,日升昌的生意应该交由二掌柜毛鸿翙主持,但是雷履泰并没有放弃对日升昌的控制权,毛鸿翙如同一个店小二,大小事宜最后都要由病重的雷履泰裁夺。

毛鸿翙心里当然非常的不爽,他开始向东家,也就是由投资人构成的“董事会”施加影响了,“毛鸿翙就对财东讲,他生病了是不是就请他回家去,回家休息,财东也不知道他自己另有意图,然后就请这个雷履泰回去了,这时候毛就乘机掌管票号的一些实权,他来操作。”,了解这段历史的人介绍。

用曾经流行的话来说,毛鸿翙这个动作就叫做“抢班夺权”, 雷履泰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几天之后,东家在雷履泰的桌上发现了一批雷履泰写给各分号的信。信的内容是命令遍布全国各地的分号暂停营业,准备撤回。

东家大惑不解地问雷履泰为什么这样做?雷履泰说,字号是你的,但分号是我经营布置的。你现在要用新人,那我只好把分号收回来,好让新人重新安排。

雷履泰这一招虽然示人以弱,却实在是“釜底抽薪”,东家们只能妥协,于是雷履泰又回到了日升昌。

俗话说:“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在日升昌,大掌柜雷履泰的势力已经是根深蒂固,毛鸿翙显然占不到什么便宜。就在雷履泰重回日升昌的前一夜,

毛鸿翙给东家留了封信,选择了走人。

毛鸿翙离开了日升昌,但并没有离开雷履泰的视线,就在日升昌的隔壁,他接受了另外一些东家的聘礼,创立了蔚泰厚的票号。此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在毛鸿翙的运筹下,又有四家票号次第开业,形成实力强大的“蔚字五联号”

如此,雷履泰与毛鸿翙的个人恩怨,演化为两家票号的世仇,双方的较量一再升级,波及到它们的前沿阵地上。雷履泰不惜赔钱做买卖,把毛鸿翙赶出苏州,毛鸿翙则在在京津、汉口等地攻城略地,让雷履泰防不胜防。

在世人眼里,山西票号就意味着诚信,意味着荣耀,意味着创造。但在它的内部,却是激烈的争名夺利。

雷履泰和毛鸿翙不是晋商集团中唯一的商业领袖,但是他们的个人恩怨,至少在山西票号的历史上写下了令人遗憾的一笔,他们可以各自打造一个金融舰队,但无法联合起来,制造一艘更大的航母,去飘扬过海,去应变未来的惊涛骇浪……

当今天的山西商人和学界人士无限赞美这两位创始人的时候,可曾有人追问过:雷履泰、毛鸿翙,你们为什么要斗争到生殖器?

山西票号的最后一口气为什么上不来?

山西票号把曾经诚信、厚道和感恩的精神推行到神人共赏的极端,有两个小故事为证。

山西省外经贸厅研究员渠绍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从上海图书馆旧报库,看到过一个小资料,很感动,但是没时间,没地点,没人物姓名。它就说有一个山西商人,他爷爷的时候,和英国通过香港做了一大笔生意。后来他爷爷破产了,一直欠着英国商人的钱。到他孙子这辈,经商发迹起来,他就给这个英国商人写信。当时接信的人是英国这个商人的孙子,说我们家还欠你多少多少万英镑,写了一个道歉的信。说这个钱我爷爷还不了你,我父亲也没办法还你,但是他们死的时候都传下来了,说一旦发迹之后,我要把这笔钱还给你,才能称得上良心。”

在盛世显赫的乔氏家族也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乔氏家族的先祖乔贵发早年父母双亡,生活非常贫困,在村中常常遭到别人的白眼,甚至同族兄弟也瞧不起他。就在他孤独无助的时候,村里一位姓程的女孩子,常常在生活上对他有所接济。

二十年后,乔贵发事业有成,衣锦还乡。而那位程姓的姑娘由于丈夫早逝,娘家又不肯收留,只好带着儿子,孤苦伶仃地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乔贵发知道这种情况之后,马上央人做媒,迎娶这位女子为妻,对她带来的儿子也视如己出,还为这对母子郑重其事地盖起了四合院。

不仅如此,乔贵发在去世前立下家规,乔氏家族的子孙不准纳妾。后人们严格地遵循了这条家规,哪怕是乔家的媳妇不能为家族生养子嗣时,也没有人以此为借口休妻纳妾。

今天的人们看到这两个小故事,不知心里什么滋味。这里却不能不有另一问,山西票号普遍的“仁德和信用”为什么不能使它们安然超越最后的大限呢?

因为,在山西票号败亡前,曾经有过几次绝好机会。

1904年,经过八国联军洗劫之后的清政府决定仿效西方制度进行改革。是年秋,户部尚书鹿传麟奉慈禧太后旨意,创办大清户部银行。鹿传麟召集山西票号北京分号经理们会商,一方面邀请各票号入股参与,另一方面请票号派人主持将要成立的这家国家银行。

对于晋商集团来说,参与国家银行,毫无疑问是个很好的机会,但是各家票号的掌柜们这一次不愿“官商结合”了,他们作出了完全一致的答复:拒绝参与。

第二次变革的机遇来自山西票号同业内部,也有外界呼吁的声音。

鉴于外国银行的压迫,国人的呼吁和对山西票号种种弊端的痛切感受,北京任蔚丰厚分号掌柜的李宏龄多次组织了山西票号同业会议,议题是联合山西票号在全国的四百多家总号和分号,改组成立三晋汇业银行。

山西票号在全国各地分号掌柜们接到的绝密北京来信中有这样的内容:“敬启者,我晋向以善贾驰名中外,汇业一项尤为晋商特色。近十年来各业凋零,而晋人生计未尽绝者,独赖汇业撑柱其间。晚辈焦灼万分,彷徨无措,连日会商,自非结成团体,自办银行。不足资抵制,不足以保利权。”

不仅如此,在1908年六月以后,山西票号遍布全国二十多个城市的重要分号,纷纷给山西省内的总号写信,说明票号改组银行不仅是大势所趋,而且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其中有一封汉口分号的来信写道,“现在风气大开,银行林立,各处设立甚多,首推汉口为最,我帮等隐受其害。洵有不堪枚举者矣。若不改弦易辙,将有不堪立足之势。处此时局,非设立银行不可。”

此时,驻北京山西票号的有识之士在力求挽回颓势,国内的媒体也在呼吁山西票商的整体觉醒,1904年8月,《南洋官报》上连续两天用大量的篇幅登载了一篇《劝设山西银行说帖》。在这篇说帖中,作者首先肯定了改组银行的主张,“银行为各国财政之命脉。晋省富商从速变计,早立一日之新基,则早辟数年之大业。如果真能将票号组成银行,则晋民幸甚,天下幸甚。”

这一次机遇,远在山西的高层决策者无视内外要求变革的声音,他们否决了改组银行的主张。全国各地票号的掌柜们等来蔚丰厚大掌柜毛鸿翰的信使,他就是极力倡导改组银行的李宏龄的儿子,毛鸿翰让自己的信使带来口信说:“关于合组银行的事,大家都说是你的主意,这件事你不必再张罗了。”

毛同时还动用了自己的独裁权威,指令各地票号:“银行之议,系李某自谋发财也,如各埠再来函劝,毋庸审议,径束高阁可也。”李宏龄因此气得狂呕鲜血,终致卧病在床。

毛鸿翰轻描淡写的答复,就这样让李宏龄等人的数月努力化为泡影。

山西票号的最后一口气上不来,是因为毛这样沉沦在山西老家的独裁者们,这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只知道“家天下”,不直到“天下一家”,再多的“诚信和仁德”岂非形同虚设?这里再问一句:今天的山西商人,是否从这样的历史教训中学会了最基本的合作应变的精神呢?

同样的主张,何以你提出来就是无比正确,别人提出便是包藏祸心呢?

只有自己能作出与己有益的事情,别人未免有妨害我之嫌,以“万两银钱一句话”的信用著称于世的晋商集团骨子里难以摆脱这样的怪圈。

1914年,代表了晋商最高历史辉煌的日升昌票号倒闭,天津《大公报》在描述日升昌倒闭的情形时如此写道,“彼巍巍灿烂之华屋,无不铁扉双锁,黯淡无色,门前双眼怒突之小狮,一似泪下,欲作河南之吼,代主人喝其不平。前日北京所传,倒闭之日升昌,其本店耸立其间,门前当悬日升昌金字招牌,闻其主人已宣告破产,由法院捕其来京矣。”

日升昌的轰然倒坍,预示了其他山西票号前赴后继的崩盘。

耐人寻味的是,在辛亥革命之后,各地山西票号遭受重创,生计更加困难。此时,山西票号商们进行了最后的垂死挣扎,先后又进行了两次合组银行的尝试。这两次合组银行最积极的倡导者,就是毛鸿翰本人。

可悲的是,毛鸿翰这“迟来的爱”也许可以给山西票号挽回一线生机,然而山西票商内部争权夺利的神经病又爆发了,还没等北洋政府对山西商人的请求做出最后的答复,票商们为了各自利益已经吵得一塌糊涂,再难形成统一阵营。

同样的主张,由你提出来,便是自求发财,有混水摸鱼的嫌疑,由我提出来便是光明正大。毛鸿翰也许非常后悔自己当初否决了李宏龄的努力,也许醒悟到自己的保守和闭塞,但是当年李宏龄数次来信建议他到全国各地去走一走,巡视一下,他为什么死守在老家不愿意出去透透风,长点见识呢?

我们想起来把头藏在沙子里躲避灾祸的鸵鸟,当年的山西票商如此不愿面对现实,当外国银行以其制度优势,节节压迫到山西票号的生存空间,这些呆在老家的大掌柜门唯一的措施就是:当作没有发生。

辛亥革命后,李宏龄回到老家以开杂货铺为生。1917年,在他去世的前一年,他将自己几十年的商业往来信件,编成了《山西票商成败记》和《同舟忠告》两本小书,并自费出版。

“今者机会已失,商运已衰,纵有救时良策,亦往托诸空言,惟耿耿之怀,终难自己。缓将筹设银行前后信件,次第排列,俾阅者始知原委,知我票商之败,果天数乎,抑人事乎。”

在《山西票商成败记》的序言中,李宏龄向自己的商业领袖们发出如此质问。

可惜,这样的问题,领袖们已经没有机会回答,也没有必要回答了。

但是,这个问题对今天新晋商们依然是有效的:你有包容异己的胸怀吗?你有和衷共济的理性精神吗?

商业势力还是人生信念,“新晋商”从何新起?

当我们在全球商业背景下审视新晋商这个概念的时候,有几个参照系是很有现实意义的。

第一个参照系是美国持续200多年的商业实践。

第二个参照系是犹太商人在全球各地的商业流浪史,尤其是犹太种族在纳粹的政策中陷于全球化绝灭危机中的商业奋斗。

第三个参照系是日本、韩国商人在全球的勃兴和滥觞。

第四个参照系是新浙商、新粤商、新鲁商、新徽商在中国大陆的商业割据以及在国际空间的商业突击。

当我们在这几个参照系的烛照下审视和考察“新晋商”的现实意义以及它的种种可能性的时候,首先可以摒弃几个误会:

其一、新晋商应该是参与全球商战,在全球商业空间里发挥集体智慧、创造商业奇迹的山西商人,而不是仅限于在山西土创业和发展的山西商人,因为今天的山西尽管社会经济的发展规模较之很多地区明显滞后,但它实际上已经成为全球市场和商业竞争的一部分。

其二、只要是祖籍山西的商人,都可以称之为“新晋商”,正如犹太人在全球各地经商,我们称之为“犹太商人”一样。

其三、“老晋商”未必就是旧的、“新晋商”未必就是新的,新晋商应该是一个承前启后的概念而不是一个“划时代”的概念。因为,即便在纯商业层面上作为,依旧没有资格跟“老晋商”相提并论。

清除了以上误会,我们需要搞清楚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新晋商代表的是一种商业势力呢,还是一种人生信念?也就是说,解决一个基本的问题,如果新晋商是一双新鞋子,那么放在鞋子中的脚,应该是怎样的两只脚,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

现在,我们需要从几个参照系哪里寻找可靠的启示。

提起美国的宪政历史和200年来持续繁荣的商业奇迹,无论理论界学者还是工商巨子,大家都忘不了亚当-斯密的贡献。他的《国富论》不仅明确了国家之所以存在的合理性和理论依据,也界定了个人财富、个人创富对国家和社会的价值。因此,《国富论》被尊为美国200多年宪政和经济成功的第一块奠基石。

然而,国内的商业人士和学者们在研究美国这个参照系的时候,至少在根本的性的问题上对亚当-斯密的贡献以及他本人的价值观的认识是不够全面的。

亚当-斯密的贡献,不仅在于他写了《国富论》,《国富论》之后,它的另一本巨著《道德情操论》也是同样重要的。

简单点说,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在理论上解决了一个国家和他的每个公民如何赚钱的问题,而《道德情操论》解决了一个国家和它的公民如何花钱的问题。

如果一个商人读了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他可以理直气壮,合理合法地创造财富,把从事商业奋斗当作自己一生的事业和荣耀;

如果这个商人正好也读了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他就会对社会和谐,对财富的终极价值有全新的认识,继宗教价值的号召之后,从事推动社会和谐的公益事业,就会成为他的理论动力。

这样的商人,既有勇气和智慧去赚钱,也有理性和责任感,抱着感恩的心里去回报社会,而不是把公益事业当作为自己的企业和个人赚取更多商业资源的手段,更重要的,一个优秀的亚当-斯密的信仰者不会把夸富斗狠当作自己的荣耀,而这正好是老晋商最终走向覆灭的可怕心理根源之一。

再来看犹太人,犹太人在上个世纪纳粹猖獗的时期,其群体命运和个人空间被压缩到空前逼仄和悲哀的地步。由于包括犹太人在内,大家都认为下一个被清除的可能轮不到自己,这种侥幸心理,导致犹太种族以及全人类蒙受了可怕的灾难。在那个充满悲剧的历史阶段,最终觉醒的犹太商人们被迫把个人及种族的生存摆在第一位,很多犹太商人为了最后的救赎贡献了自己的个人智慧和财富。此后,这种恐怖的洗礼导致的人生觉悟成为犹太商人此继续称雄全球商界的精神资源。

和犹太人面临的种族灾难相比,历史上的晋商们没有面临对过如此残酷的灾难,即便跟异族统治者的关系中,他们的也是相对处于被保护被尊重的地位。在走西口的历史中山西晋商有无数的个人曾经牺牲在漫长的商路上,这个数量没有精确的统计,但是考察中国的历史,其总体数量不会少于犹太人的死亡数据。不同的是,前者主要死于寻找财富的道路,后者死于纳粹的直接残杀。还有,山西商人在明清时期对于历代统治者都有过巨额的“捐助”,有时因为当局囊中羞涩,有时由于国破家亡的危险。

无论一个商人,还是一个商人的群体,在他们的商业和人生之路上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境,有的是空前的政治灾难,有的是商业领域的残酷竞争,但是犹太商人能够屡次挫折,屡次崛起,山西的老晋商曾有着500多年持续的商业实践,最终一蹶不振,这不是值得今天的新晋商们反思吗?

第三个参照系,韩国商人和日本商人再战后的勃兴以及他们如今在全球商业领域的滥觞,对今天的“新晋商”们也有可资借鉴的启示。

众所周知,日本和韩国都是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的地区,日本韩国的商人,一方面把中国传统文化的“诚信、仁义”等重要价值观作为自己的人生信条,同时,并没有封闭自我,而是以开放的心态,以走出去的勇气,以不断创新的精神磨砺自己,最终不仅实现了亚当-斯密《国富论》开辟的商业可能性,也正在走向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指向的个人规范和人生理想。

日本、韩国商人在上世纪以来的成功之路是老晋商们所没有的,也是今天的新晋商们需要从中总结经验教训的。

最后,我们看看新晋商在国内的对手们,新浙商、新粤商、新鲁商、新徽商这些群体。在上世纪中后期以来,浙商、粤商、鲁商以及徽商由于地缘优势,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现在,这几大区域的商人群体祭出新浙商、新粤商、新鲁商、新徽商的旗号,在国内形成几大势力,在国际上谋求新的突破,他们不仅有已经创造出来的经济势力,也有历史上他们的先辈们积累的文化资本。

和新浙商、新粤商、新鲁商、新徽商比较,新晋商们除了在文化资本——老晋商遗存的历史辉煌和商业智慧方面可以自豪一下,在其他方面则没有什么自信感可言。

但是,新晋商需要开放自己的心态,跳出这个怪圈,因为无论新浙商、新粤商、新鲁商、新徽商还是新晋商,都有他的局限性,都还不能作为一个长期成功的样板来参考。同时,山西是国际市场的一部分,浙江、广东、山东、安徽乃至中国的每个地方,又何尝不是呢?所以,如果新浙商、新粤商、新鲁商、新徽商还是新晋商的提出仅仅停留在地缘商业势力和地方群体力量的号召,是没有意义的。商业不相信故乡,在全世界都是这样的。

综上所属,如果新晋商,是一个特大号的鞋子,那么新晋商群体必须拥有一双勇于走向市场,敢于浪迹天涯的热血男儿的大脚丫,他们的脚步应该走出山西,行进在国际竞争的道路上。在没有盟友的时候,他们能够像历史上的祖先一样以空前的韧性进行个人奋斗,在机缘到来的时候,则无论是新晋商、新浙商还是犹太人、日本人、韩国人、美国人,只要符合商业利益,都可以作为自己的盟友。

相反,如果今天的新晋商群体还是“穿新鞋、走老路”,总是在一个封闭的心理空间中打滚,则谈不到什么出头之日。

从郭台铭、霍英东、李海仓这几个新晋商身上借鉴什么?

有三个祖籍山西商人的创富经历,值得在这里谈论一下,他们是台湾的郭台铭,香港的霍英东,山西当地的富豪李海仓,前者还在全球商战中弄潮,后两位已经辞世。

鸿海集团的董事长郭台铭最爱说的话是“我是山西人”,据传他最爱喝的酒也是山西的老汾酒,他对自己的另一个称呼是“寒冬中的孤雁”。

郭台铭个体创富的历程,颇有当年老晋商的风采。

早年从“中国海专”毕业后,他跟所有的同学几乎处于“同一个起跑线”。他跑过船,度过了一段浪迹天涯、四海为生的漂泊生活。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郭台铭瞅准了一个创业的机会。当时,黑白电视机刚刚在台湾出现,台湾的经济也出于上升时期,黑白电视机逐渐成为家庭电子消费的必需品之一。据说,郭台铭向自己的岳父借了一点资金,开始创业。通过台湾鸿海精密工业公司,他从事电视机零配件的代工项目,获得了第一通金。

现在,郭台铭掌控的鸿海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巨人,在台湾这个全球著名的代工基地,他几乎包办了人电脑零件、服务器、行动电话、游戏主机等所有头咨询科技类产品的代工项目,他服务的客户包括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苹果电脑公司(Apple Comput-er)、Sony公司和诺基亚公司等知名国际性企业,鸿海因此成为台湾业绩最好的民营公司之一。

盛名之下的郭台铭,其人却一直是低调的,属于“闷声发大财”的商人。郭台铭平时很少跟媒体接触,就连其公司的总部,也是远离科技大厂云集的新竹科学园子工业区,落户在相对偏僻的土城工业区,其建筑的风格也是严谨而内敛的。

郭台铭自认为“领导者的睡眠时间不应该多于属下,他应该是第一个上班、最后一个下班的人。”据说,他每周工作六天、每天15个小时。从1974年以生产黑白电视零件起家后,他不曾休过三天以上的假。

无限地挖掘制造业的利润潜力,依靠卓越的产品品质创造行业奇迹。这是郭台铭成功的秘诀。为此,他习惯于亲历亲为。工厂在在他形同战场,如果发现那个环节不符合要求,郭台铭常常亲自上阵,媒体的传说,在他的带领下,甚至鸿海的文员送文件都是小跑步。

但是目前,鸿海面来一个巨大的发展瓶颈,就是全球制造业的利润持续稀释,这也成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制造业的整体困局。去年围绕鸿海在深圳的工厂富士康是否为血汗工厂的争议就是一个例子,因为制造业的利润肯定是有一个极限的。

如今,郭台铭正在带领鸿海由制造强势向科技强势进化。

这个富甲一方的制造大亨个人生活非常节俭,据说也热衷于公益事业,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把鸿海永续经营下去,因此,他的位置将不是传给他的后代而是由职业的经理人来管理。

郭台铭创业初期可以得到其岳父“一笔小钱”的资助,香港巨富霍英东就不同了,因为他的老妈妈只有一个杂货店。霍英东最初的第一桶金由经营买卖战后剩余物资,以及承运流向大陆的禁运物资中取得,为此他饱受港英当局多方面的层层盘剥。

他走向真正的巨富之路,还是在介入房地产业之后。

在香港房地产界,霍英东创造了“房产预售法”,就是利用购买人的定金来盖楼房,这个操作方法后来在香港滥觞,大家都在模仿。霍英东由此积累了巨大财富,进化为香港房地产建筑商会会长,占据了香港70%以上的生意,成为香港的“土地爷”。

霍英东财富的另一个来源是澳门的赌场。1961年,他和1961年他同何鸿荣、叶汉及叶德利,取得澳门赌场经营权。据说,霍英东此后数十年从澳门赌场获得的收益,有大部份被用于设立霍英东基金会,以及投资中国大陆。

改革开放后,霍英东在大陆启动了更多的投资项目,如广州白天鹅宾馆、中国温泉宾馆、暨南大学、英东游泳馆……此外还包括众多的公路、桥梁,甚至体育基金和残疾人福利基金。他把南沙由一个曾经的不毛之地打造成为珠三角最具发展活力的商业区域。

在个人商业奋斗取得成功后,霍英东对公益事业的不断投入,使他由商入仕,历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全国政协副主席,人大常委会委员等职。

郭台铭、霍英东乃是山西本土之外,通过个人的商业智慧和坚韧奋斗而抵达人生峰巅的新晋商样板,而李海仓则是在山西本土起家的。

2003年1月,作为山西海鑫钢铁集团董事长李海仓在办公室被枪杀,这成为耸动一时的特大新闻。李海仓辞世前,年仅47岁,还身兼全国政协委员等职务。

出于对李的尊重,据媒体报道当地镇政府甚至为了降了半旗。

李的发迹,一部分由于山西当地的丰富的煤炭资源为他的海鑫钢铁集团提供了先天的资源优势另一部分原因据说由于他天才的资本运作能力,他带领海鑫以惊人速度在房地产、金融等行业大举扩张,成长为山西省最大的民营企业,被媒体誉之为“海鑫现象”。

李海仓身亡后,围绕他巨额财产的来源,曾经引起媒体的强烈关注。但是他生前的荣耀却是实实在在的。据说在自1987年创办以来,海鑫公司一直是当地的利税大户,其中在2001纳税9000万元,占到闻喜县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据传,在1996年,闻喜县当时的董鹏翔县长在全县三级干部会上说:“同志们,我们县全年财政收入的1/3来自海鑫。也就是说,我们在座的机关干部,每天3顿饭中就有一顿由海鑫来管,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支持海鑫、扶持海鑫!”

李海仓死后,其有过留洋经历的儿子李兆会继承了海鑫公司近30亿人民币的资产,成为胡润版富豪榜上最年轻的中国富豪,那一年,他只有22岁。

霍英东、郭台铭、李海仓。

依照他们的年龄序列和他们前后遭遇的商业环境,可以说正好跨越了
二战后中国以及国际商业环境发生重大变迁的几个重要时期。他们开始个人创业的时候,几乎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先天优势,但都经过不同的商业奋斗之路成就了自己的辉煌。

这只是新晋商在近代以来的一个开始,他们的企业能否成为百年企业,“永续经营”的品牌企业,现在仍然是未知数。有一点却是肯定的,这三位同样获得世界荣誉,上过富豪榜的巨商们都是在创富欲望的鼓动下,在个人奋斗的创新中成就了自我。

今天的“新晋商”们,应该从这些最近的先行者身上学习什么,又避免什么?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侯耀晨

新晋商联合会倡议书

“诚信为本,纵横欧亚九千里;以义制利,称雄商场五百年。”

晋商在中国近代史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创造了三晋人民引以为荣的商业辉煌,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进程。而基于山西地缘商业文化的晋商精神,更是在几百年来鼓舞着从这一片黄土地上走出来的三晋精英。进入新世纪以来,新晋商再度崛起,并成为国内一支享有盛誉的商业劲旅,频频亮相于国内外经济舞台,受到各界的关注与尊敬。而弘扬晋商精神、创造新的辉煌、推动现代社会和谐发展,新晋商责无旁贷!
为了广泛团结新晋商力量,把握信息时代的发展机遇,更好地迎接全球化带来的挑战,我们依托五百年晋商商业文化精神,融合全新的发展理念,发起成立新晋商联合会。新晋商联合会将秉承遵循“诚信、勤奋、进取、敬业”之理念,传承近代晋商“节俭勤奋,明理诚信,精于管理,勇于开拓”之精神,以弘扬晋商精神、重振晋商雄风为己任,建设“新晋商”的宏大团队,实现当代晋商复兴超越是我们的宗旨。
联合会将坚持高定位、高起点,联结海内外晋商,提供各界精英与资深政要人士沟通平台,挖掘晋商文化内涵,交流先进文化理念,共享经验信息,探讨经济热点,激发商业智慧,共商晋商大是。我们将以新时期晋商商业精神来影响、激励山西乃至全国、全球晋商,合作推动未来,贡献回报社会,共同为家乡做贡献,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贡献。
九尺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新晋商欲展四海鸿图,创百年基业,必先具水滴石穿之精诚,海纳百川之气概,立足本土,放眼寰球,广结志士仁人,互相提携共同奋进。让我们携手共建新晋商的美好明天!

新晋商宣言

传承与超越,是当代晋商共同的愿望。遵循“诚信、勤奋、进取、敬业”之理念,传承近代晋商“节俭勤奋,明理诚信,精于管理,勇于开拓”之精神,以弘扬晋商精神、重振晋商雄风为己任,建设“新晋商”的宏大团队,实现当代晋商复兴超越是我们的宗旨。
迈步世界舞台
继往开来,自强不息,贸迁四方,兼容并包,融四海之新知,汲取先进科技文化理念,振兴民族经济,融入全球化进程。
勇于开拓创新
举贤任能,革故鼎新,勇于超越,构建新晋商商业文化,以科技创新之动力,育自主核心之技术,提升新晋商国际竞争力。
坚持诚信务实
求真务实,以诚取信,厚德载物,致力于维护“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促进经济健康发展,社会和谐进步。
倡导竞争合作
实施全方位、多视角的国际化竞合战略,以团队精神最大限度地实现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提升社会、经济效益。
担当社会责任
胸怀民族大义,心系人民福祉,振兴一方经济,造福一方百姓,持续发展,永续经营,担当社会责任,健步走向未来。

山西临汾:晋商文化发源地

山西临汾是唐尧古都,史称平阳,地处黄河中游,汾水之畔,民风淳朴,人杰地灵,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临汾有着五千年的文明史,自古以来社会经济十分发达,文化底蕴非常深厚。临汾不仅有以文明始祖尧庙、黄河壶口瀑布、洪洞大槐树等为代表的黄河根祖文化,而且还有着博大精深的晋商文化。

大量史料足以证明,临汾一带的晋商(平阳帮)是整个山西晋商的发源地和杰出代表,晋商文化也是临汾深厚文化底蕴的一大亮点。

临汾人自古善于经商,这在史书中屡有记载。据《易·系辞》记载,早在先秦时代,临汾一带就开始了“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的商业交易活动。秦汉时代,平阳已成为我国重要的商品集散市场。到了宋代,平阳商人与徽州商人并称,成为当时中国商业的中坚力量。据《马可波罗行记》称,元代“从太原到平阳这一带的商人遍及全国各地”。明人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一书中说:“平阳、泽潞富豪甲天下,非数十万不称富”。

起源于周成王“桐叶封弟”的古晋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就在临汾一带。晋国开国之君—叔虞最初建都于临汾市境内的翼城县,后来迁都至曲沃、侯马一带的故绛。晋文公推行“轻关易道,通商宽农”的经济政策,使关卡畅通,经贸发达,使晋都故绛成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儴儴,皆为利往”的商贸中心,当时的富商大贾,其财足以“金玉其事,文错其服,以至富比公室”,从而导致晋国成为“国富兵强、财用不匮”的千乘国家,曾称霸诸侯一个半世纪。

明清时代,平阳府的亢氏,人称“亢百万”。据《清稗类钞》记载,“山西富室,多以经商起家。平阳亢氏号称数千万两,实为最巨”。《山西通史》明清卷记载:“……襄陵县的乔家、高家,临汾的亢家,都在杨州盐市称雄”,“蓄资以七八千万计”。另据史载,襄汾的尉、王、刘、杨等家族及洪洞的李家等家族资产也达到数千万两白银,尤其是尉家在鼎盛时期“日进斗金”。而晋中的侯、曹、乔、渠、常、刘诸姓人家资产仅在七八百万两到百万两,与平阳帮实力相差悬殊;况且晋中的几大家族主要兴盛于清朝中叶以后的一百多年间,而平阳帮则称雄明清两个朝代及民国时期长达500年之久。

晋商票号大多集中在晋中,晋商钱庄则大多集中在晋南,而且比票号产生要早得多。据《中国实业志·山西卷》载:“今襄汾县汾城镇永德泰钱庄,创建于明万历44年(1616年)”,是最早经营金融资本的商号,比平遥日升昌票号( 创建于清朝道光四年,公元1824年)要早208年。史载清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仅苏州一地就有晋南钱庄81家。钱庄与票号金融功能类同,但是钱庄无论在资金规模之大、总体数量之多,还是运营时间之长,都是票号无法比拟的。

通过对已收集到的晋商史料总体分析,纵观晋商称雄中国商界500年的漫长历史,大体可以划分为以下三个时段:

第一时段:自明初至清朝中叶300多年间,是平阳帮一枝独秀的年代。这一时期平阳帮的突出代表是临汾亢家。亢家既是大盐商,又是大票商、大粮商和大地主,其生意垄断华北,辐射全国。据《清稗类钞》记载“亢氏为山西巨富,自明已然。”《中国经济全书》称:“亢氏……,凡二百余年,其家运之隆盛,可谓极矣。”许指严所撰的《象齿焚身录》记载,乾隆皇帝曾说:“朕向以为天下之富,无过鹾商;今闻亢氏,则犹小巫之见大巫也!”马国翰《竹如意》记载:“山右亢某,家巨富,仓庾多至数千,人以‘百万’呼之,恃富骄悖,好为狂言。时晋省大旱,郡县祈祷,人心惶惶。亢独施施然,对众扬言:‘上有老苍天,下有亢百万;三年不下雨,陈粮有万石’!”

曹聚仁先生在他的散文集《万里行记》中曾讲:“百年以前,扬州是中国最热闹的大城市,与西安、北京、洛阳齐名,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与巴黎、伦敦、罗马、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并列,可见其繁荣程度。”而盐是当时最重要的商品,明清两淮盐商的总数,当以千百计。关于明清扬州盐商中的巨富,历来有“北安西亢”或“南季北亢”之说。北安是指当时的盐务总商安氏,是两淮盐商中的头面人物,亢氏与安氏齐名,亢氏在两淮盐商中的资本和权势可想而知。“南季”指江苏泰兴季氏。“西亢”“北亢”均指山西平阳(今临汾)亢其宗及其家族。孙静安《栖霞阁野乘》卷下有《季亢二家之富》条,说:“江南泰兴季氏,与山西平阳亢氏,俱以富闻于天下。……亢家园在山西平阳城外,中设宝座,盖康熙时尝临幸焉。园大十里,树石池台,幽深如画,婢媵皆作吴中装束。…康熙中,《长生殿》传奇新出,命家伶演之,一切器用,费镪四十馀万”。邓之诚《骨董琐记全编》卷三“富室”称:“康熙时,平阳亢氏,泰兴季氏,皆富可敌国,享用奢靡,埒于王侯。”《扬州画舫录》卷九对盐商亢氏在扬州的庞大家业,有这样一段记叙:“亢园(扬州瘦西湖前身)在小秦淮。初,亢氏业盐,与安氏齐名,谓之‘北安西亢’。亢氏构园城阴,长里许,自头敌台起,至四敌台止。临河造屋一百间,土人呼为‘百间房’”。

第二时段:自清朝中叶至清末一百多年间,是“北号南庄”,或者叫平祁太介帮与平阳帮两大商业劲旅竞辉并存的年代。正象中国商业史学会会长胡平所说:“北方有票号,南方有钱庄,这预示着近代文明进入中国。这个东西呢,是土生土长的,我们的票号、钱庄还开到外国去呢,这些土生土长的东西,有它历史上的功劳,在中国是首创的。”当时的平祁太介帮主要从事大西北、东北、内外蒙古、俄罗斯一带的生意,而平阳帮则称雄于江淮、苏杭、中原、西南、西北及京师一带。

这一时期平阳帮的代表人物是临汾亢家和襄汾尉家、王家。史称亢氏明末清初有“约计千万”的资产,称雄清朝二百余年,到清末光绪时“号称数千万”,资产增加了好几倍;襄汾尉家在雍乾时期,其代表人物尉佳从山、陕收购铁、盐、皮、羊、烟叶、木材等转运两湖、江淮,又由江淮贩运丝、茶转销内地,由单一经营变为多种经营,由商业投资逐步变为金融投资,逐步扩大了银号、钱庄的经营业务。并将所获利润投入新商号,扩大经营范围、由坐庄转为长途贩运,号铺由山西、河南发展到安徽、湖北、四川和扬州、苏州、杭州等富庶地区,由杂货、布匹发展为丝品、绸缎、钱庄、当铺、盐店等,实行人股三七甚至四六分红,鼎盛时期“日进万金”。尉家还聘杨州八怪之首—郑板桥为家塾教师,资助应举,直至乾隆丙辰中进士,并为襄汾尉家留下了“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难得糊涂”等石刻墨宝;襄汾王家王协在承办河东盐务时,用巨资买得河东盐池的私卖股权,从河东盐池到淮北、淮南以至扬州、苏州、杭州、罗山等地,都开设有王家盐号,承办盐业运销,每年获取盐利1000万两白银,成为晋商中仅次于亢家、尉家的富商大贾,名列乾嘉时期全国巨富之列。

第三时段:清末、民国至建国初期公私合营之前,是平阳帮依旧辉煌的年代。晋中票号在清末至民国初年先后倒闭,而晋南许多钱庄、商号却一直延续到公私合营之前。近代史称“京师大贾数晋人”—北京资本最多、规模最大的粮店,就是临汾亢家在正阳门外开设的粮店;北京的油盐酒店,多为襄陵人经营;北京的布行多为翼城人经营,鲜鱼口往西有布巷,全为翼城人;临汾赵家创自明朝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的著名老字号“六必居”,距今已有570年的历史;临汾、浮山人在北京经营的“万全堂”、“都一处”、“乐仁堂”等著名老字号也历久不衰;襄汾人姜赞堂在前门外兴隆街开的“敬记纸庄”,是北京最早经销平阳麻纸和西洋纸张的店铺,业务联通海外诸国,货源来自美国、朝鲜、瑞典、菲律宾等,分号遍布上海、西安、张家口、天津各大城市,一度占领全国纸业半壁江山。

襄汾杨家杨世堂于民国十年(公元1921年)成为西北商界巨魁,以振兴民族工商业,抵制洋货为己任,将投资转向现代民族工商业,并将投资地点由外地转向晋南家乡。他将获得的利润作为资金,在新绛开办了世德永当号、世德和钱庄,在汾城开设药铺、古城粮店,作为回旋门面。还在运城购买盐池一处,在晋南十几个县镇开设盐号。投入巨额资金开办新绛火柴厂,又创立山西第一家股份制现代企业—新绛大益纺纱厂,一跃成为拥有商业资本店号数十座和两个现代工厂的巨富,据估计至少也有千万银元家产。

这一时期平阳帮的杰出代表还有襄汾刘家。乙亥举人刘笃敬于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临危受命,从濒临倒闭的晋中渠家手中接任山西商会会长,积极组织争回山西矿权运动,在与英商福公司代表谈判中,据理力争,挫败英商,遂以250万两白银收回阳泉矿权,挫败了帝国主义掠夺山西矿业的阴谋。这一壮举显示了晋商与列强的竞争中从经济斗争转变为政治斗争的爱国反帝精神,光荣地载入我国近代史册。他还凭借刘家祖代在晋、陕、甘、豫开设的300多家商号和2万多亩地桩的资金和利润为后盾,本着“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商战思路,调整商战经营策略,大胆投资现代工商业,于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9年)兴办起山西第一座发电厂—太原电灯公司及附属面粉厂,以山西第一个办电人的光辉称号,永载史册。宣统三年(公元1911年),刘笃敬以更大的胆识和魄力,又接替了步履艰难的晋中票号领袖渠本翘的保晋矿务公司总经理职务,后又任同蒲铁路太原榆次段总办,肩负起修筑山西南北大动脉的重责。又办起矿业、纺织、盐业等实体,与洋商展开竞争,以抵制洋商的垄断居奇,为发展中国民族工商业和交通事业,付出了极大的资金、智慧和心血。 1916年刘笃敬又在创办于清朝中叶的刘家书院基础上,兴办了闻名三晋的南高私立高级小学,曾受到山西省教育厅“嘉惠儒材”嘉奖,至1935年转为公办。从这里曾培养出象原最高法院院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任建新,云南军区司令员、海军基地司令员原增禄等一大批现代军政人才。《山西通史》卷六称赞刘笃敬“不愧为近代山西民族资产阶级的楷模”。

对于临汾晋商所铸就的五百年商业辉煌,我们不仅需要抬头仰视,更需要低头思考。正如李长春在我省考察时指出的那样:“晋商精神确实是山西发展经济的宝贵财富,应该在经济界、企业界很好地继承和发扬”。在振兴中华、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我们认为尤其应该从下几个方面学习、借鉴和弘扬晋商精神:

一、以商为本的价值观念

晋商在其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一种全新的人生价值观——“学而优则贾”。“晋人摒弃旧俗,褒商扬贾,以经商为荣”。这一价值观,是晋商得以发达并绵延几百年的决定因素。清朝山西巡抚刘于义给皇上的奏折中称:“山右积习,重利之念,甚于重名。子弟俊秀者,多入贸易之途,其次宁为胥吏,至中材以下,方使读书应试”。当时谚语“生子有才可做商,不羡七品空堂皇”、“买卖兴隆把钱赚,给个县官也不换”等在山西广为流传。当全国各地的子弟将聪明才智都用在读书做官,拼命想挤上科举功名的“独木桥”时,山西人却在源源不断地向商界选送文化素质高的优秀人才,做到坦然从商,一代又一代搏击于商海。这种以商致财、以商为荣、用财立本、以商立业的人生价值观,是山西商业发达、财富由省外源源流回山西的思想基础和土壤条件。这在当时社会是巨大的进步,这也正是山西能够商业人才辈出、晋商得以称雄中国商界五百年的主要原因。

我们当代企业家应该学习继承晋商“以商为本”的价值观念,大力破除“官本位”的陈腐观念,真正做到在商言商,心无旁骛,以商为本,实施产业报国,实业报国。m

二、博大宽厚的经营胸怀

博大宽厚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内力,也是晋商文化的精神底蕴所在和晋商群体赖以兴旺发展的精神支柱。胸怀宽广,眼光远大,使晋商这个群体具有在商海中游刃自如,审时度势,洞察机遇的锐敏眼光;又具有敏于观察商情,捕捉商机,采取主动,适机而上,乘胜获取战果的机智头脑;更具有宽厚待人,以义取财,以利厚人,协调关系,增强友谊,化解商务纠纷和协调东伙关系的大家风度。德国柏林大学校长李希霍汾男爵,在他的学术著作《中国》一书中,曾这样评价晋商:“山西人具有卓越的商才和大企业精神,有无比优越的计算智能和金融才华。”

晋商能快速地打开大局面,往往出自于结队成帮的群体行为,而不是偷偷摸摸的个人冒险。晋商是“走出去”背井离乡的远行者,因此经商时整个中国版图甚至世界版图都在视野之内。一批又一批的所谓“联号”,或是兄弟,或是父子,或是朋友,或是乡邻,组合成一个有分有合、互通有无的集团势力,大模大样地铺展开去,不仅气势压人,而且呼应灵活、左右逢源,形成了一种商业大气候。晋商始终凝视着全国商业大格局,正由于视野的开阔,目光的敏锐。这种种作为,都是大手笔,与投机取巧的小打小闹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山西人并不一向就是那么封闭落后,因循守旧,也并不是甚么“守财奴”、“吝啬鬼”、更不那么“小家子气”。明清时代,敢于远离家乡,开拓致富的山西商人,并不比沿海一带的商人逊色。拥有如此的气概和谋略,当然与三晋文明的深厚蕴藏、表里山河的自然陶冶有关。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我们当代企业家应该以晋商为榜样,摈弃“小富即安”、“宁当鸡头,不当凤尾”的狭隘观念,拓展博大宽厚的经营胸怀,放眼世界,勇敢地“走出去”,立足于全国乃至全球化资源配置,主动地融入世界商业大潮。

三、诚信经营的商业道德

诚信经营是晋商创造辉煌的主要秘决之一。晋商认为诚信不欺是经商长久取胜的基本因素,所以把商业信誉看得重于一切。他们认为经商活动属于“陶朱事业”,须以“管鲍之风”为榜样。晋商视信誉为命根,强调做买卖必须脚踏实地,不投机取巧,赚不骄傲,赔不气馁,宁亏本也不做玷污商号招牌的事。晋商如此注重信誉,自然招来终身主顾。

余秋雨在《抱撼山西》中说:“山西人机智而不小心眼,厚实而不排他,不愿意为了眼前小利而背信弃义,这很可称之为‘大商人心态’,在西方商家中虽然也有,但不如山西坚实。不仅如此,他们在具体的商业行为上也特别讲究信誉,否则那些专营银两汇兑、资金存放的山西钱庄票号,怎么能取得全国各地百姓长达百余年的信任呢?众所周知,当时并没有多少社会公证机制和监督机制,即便失信也几乎不存在惩处机制,因此一切全都依赖信誉和道义。金融信托事业的竞争,说到底是信誉和道义的竞争,而在这场竞争中,山西商人长久地处于领先地位,他们竟能给远远近近的异乡人一种极其稳定的可靠感,这实在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梁启超也曾评论说:“晋商笃守信用”。1888年,英国汇丰银行在上海的经理回国前,对晋商曾有过这样一段评论:“这25年来,汇丰银行与上海的中国人(晋商)作了大宗交易,数目达几亿两之巨,但我们从没有遇到过一个骗人的中国人。”

晋商所到之处,以关公为偶像,尊为财神,到处建关帝庙,关公成为晋商心目中诚信忠义的化身。各商号在号规中均规定了“重信义,除虚伪”,“贵忠诚,鄙利己,奉博爱,薄嫉恨”,反对以卑劣手段骗取钱财。要求商人烙守“诚信仁义,利从义出、先予后取”的正道。先义后利、以义制利甚至舍利取义是儒家伦理思想的内核。晋商身入财利场而不污,守信耐劳,以诚信取胜。晋商王文显训诫其子曰:“利以义制,名以清修,各守其业,天之鉴也。如此则子孙必昌,自安而家肥富。”可见诚信义利的价值观,对晋商有着导向性的至深至远的影响。

晋商在为人之道上也表现了诚实忠厚的一面。他们认为“和气生财”,“和为贵”,凡事不做过分,不做法外生意,讲求以诚待人。晋商与同业往来中,既保持平等竞争,又保持相互支持与关照。商号与商业上的友好合作伙伴,互称“相与”。对待“相与”,慎始慎终,经过再三了解后,认定可以共事,才与之银钱来往。否则,即婉词拒绝。既成“相与”,必竭力维持,明知无利可图,也不中途绝交。万一对方倒闭,成了呆账,也就听之任之,当作教训。|

诚信作为人类社会进步的象征,作为国家繁荣、企业兴旺、家庭和睦、个人尊严的源泉,起着基础和阶梯的作用。诚信作为一种社会公德,是信用经济中不可或缺的主要支柱。企业和企业家的诚信经营,是企业的立命之本,生存之根。当前,弘扬中华民族注重信用的传统美德,重塑现代企业家诚实守信的经营理念,打击假冒伪劣等扰乱市场秩序的违法行为,已是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信用体系的燃眉之急。

四、济世救人的社会责任感

黄宗羲是明清时期“经世致用”新学风的开创者。晋商崇信“管鲍遗风”,把经商活动视为“陶朱事业”,渗透着一种“经商亦是济世救人”的悲天悯人的情怀和社会责任感。临汾民间至今流传着“家有千贯,盗贼一半;家有万贯,皇上一半”的调侃民谣。

乾隆《临汾县志》对亢家有这样的记载:“亢嗣鼎,事母孝,养抚侄如子。笃志力学,至老不倦。居乡尤多义举”;襄汾南高刘家乐善好施,扶贫济困,设赈棚,办义学,筑城池,村人建有“德行坊”,皇帝敕建了“乐善好施坊”,碑文中曰:“富者多骄,而公独尊;人抑已富者多吝,而公独仗义疏财”;清朝儒帅左宗棠曾给襄汾刘家题词:“五福有源惟积德,六经为本足传家”。

据史料载,明清山西商民捐银占全国捐银达成37%。捐输之频,数额之大,为全国各省之首。清人徐继畲说:“晋省前后捐输已至五六次,数愈千万。”(徐继畲《松龛全集》文集卷三《复阳曲三绅士书》)据说康熙二十年(1681年),由于连年战争,国库不充,拟向全国22省摊派,户部尚书出奏,拟向山西摊派双份。临汾亢家得知后,主动表示愿将全国摊派银两全部负担,为此被封为“护国员外”。

明代曲沃富商李明性,“挟资贾秦陇间”,由于他在商场上“精敏有心计”而致富,又“内行周慎,孝睦于父兄。仲兄卒,无子,以己次子后之。治家甚严,族子甲出钱收息过当,召而责之,手裂其券,自是举宗凛凛。”

各地晋商行会均具有举办社会公益事业的职能。凡地方义举,象修桥、铺路、建寺、修庙等等,晋商无不解囊捐助;蒲州梆子、中路梆子就是由于晋商的资助才诞生和发展起来的剧种;著名旅游景点如大同九龙壁、华严寺、应县木塔、太原晋祠、苏州全晋会馆、昆明金殿、河南朱仙镇等等,到处都有晋商功德碑;杨州瘦西湖、个园等江南园林,都是晋商的文化遗产,至于晋商的大小会馆更是遍布全国各地和欧亚诸国;著名的贵州茅台酒竟是1704年山西盐商雇佣杏花村汾酒厂工人和当地酿造工人共同首创的。

当代企业家应该学习借鉴晋商“经商亦是济世救人”的悲天悯人的情怀和社会责任感,义不容辞地肩负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应善待员工,善待客户,善待社会,关注生态,保护环境,节约资源,关注社会公益事业,用以报偿社会提供给企业的生存资源和发展条件,弥补企业行为给社会造成的消极后果,从企业利益与社会利益的有机结合中,寻求双赢,寻求企业发展和社会进步双丰收的最佳途径。

晋文化具有政治上博大宽厚,兼容并蓄,经济上崇尚诚信、以商为本、求同存异、自强不息的内力与特点,加上晋国历史上著名商人计然提出的“贾人旱则资舟,水则资车”、“平籴齐物,关市不乏”的经营思想;计然的徒弟范蠡提出的“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的经营方针;猗顿提出的“子欲速富,当畜五(牛字)”的经营经验;白圭提出的“人弃我取,人取我予”、“长石斗,取上种”的经营方术,以及“纵鲍叔之宏通,慕弦高之豁达”,“务完物,无息弊”的经营道德,“薄饮食,忍私欲(婪),节衣服,与用事僮仆同苦乐”的艰苦创业、平等待人的经营作风,以商致财、用财立本、以商立业的人生价值观,为后世商人树立了良贾、善贾、诚贾的一代风范。还包括开拓创新的进取精神、兼容并蓄的经营气度、忠心爱岗的敬业精神、自强不息经商理念、协力同心的群体精神、求同存异的经营谋略、人身顶股的运作模式、俭约谨慎的管理诀窍等等,这一切汇聚成博大精深的晋商文化的完整体系和晋商群体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的智慧宝库,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文明瑰宝。

临汾晋商文化博大精深,相关史料亟待进一步挖掘、收集、整理,并进行系统化深入研究,进一步拓展前人未尽、后人得益的宏大事业,续史之无、补史之缺、祥史之略,让晋商中的平阳商帮回复到它应有的史学位置。

在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通过学习回顾临汾晋商的辉煌历史,反思我省我市由开拓走向封闭的历史经验和沉痛教训,对于重振晋商雄风,振兴临汾乃至山西经济,建设美丽的家乡是很有现实意义的。

Jinshang (Shanxi Merchants)

The term Jinshang is a tribute given to these Shanxi merchants for their achievements in building China’s commercial culture. Although they lived in closed residences, their sense of business possibility was not restricted.

Wide interests

Early in the Spring and Autumn Period (770-476BC), China was still an agricultural society with an undeveloped commodity economy. Salt, at that time, was a necessity in people’s daily lives, moreover, it was the most important commodity. In virtue of the abundant salt produced in Shanxi, the earliest Shanxi merchants arrived on the historical stage.

However, it was during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that the Jinshang reached their period of great prosperity. Their footsteps not only covered China but reached Japan, Southeast Asia, Arabia and Europe. Their business interests ranged from salt, iron, cotton, silk and tea to various financial endeavours, including pawnshops, private banks and account bureaux.

In China’s long history, agriculture was always regarded as primary activity while engaging in commerce was despised. “But once we have a better idea of Shanxi’s social situation in the early Ming Dynasty (1368-1644), we will be clear about why Shanxi people went against the common social practice and into business,” said professor Xing Long from Shanxi University.

The population of Shanxi had reached 4 million in the early Ming Dynasty, which was equal to the population of Hebei and Henan provinces.

On the other hand, Shanxi was a place lacking in land.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a large population and poor land with few natural resource forced many people out of Shanxi to acquire what they needed in life by doing business.

Relying on nothing but their primitive vehicles, Shanxi merchants criss-crossed much of China about 400 years ago.

Honesty

But in a society deficient in efficient commercial regulations, it was not easy for just a few people to achieve great success in their business. What held Shanxi merchants together and made them a strong force was their common adoration of Guan Yu, a respected general of the State Shu in the Three Kingdoms period (AD 220-280). In the commercial halls established by Shanxi merchants, a place to worship Guan Yu could always be found. They adored Guan Yu not simply for his military talents but for his loyalty and honesty, which were two crucial virtues for doing business.

Wang Xian was a wealthy Shanxi merchant, who once went home to visit his family after succeeding in a business venture. When he discovered the fraudulent business practices of his family members, he brought all of them to the Guan Yu Temple and examined their measuring rods in front of the image of Guan Yu.

In his later years, Wang ascribed his success in business to four Chinese characters “Yi Yi Zhi Li以义制利”, meaning being loyal and honest was more important than making money. Wang’s words had a great influence on many Shanxi merchants. They began to regard doing business as no less important than being scholars or officials.

Decline

Until the late Qing Dynasty Shanxi merchants still monopolized a number of commercial activities in China. For instance, it was through the development of trade between China and Russia that Kyakhta near the Russian-Mongolian border grew up into a thriving commercial city.

And this trade was for a long time monopolized by Shanxi merchants. However, this strong commercial group approached the end of its days just as China entered the modern era.

On their way to success, most Jinshang dared to go forth from their closed residences, traveling from one place to another to expand their businesses. But when their wealth had been accumulated, they would rather maintain what they inherited from their predecessors than restart new businesses.

They seldom invested their money in modern industry. Much of their money was buried in the ground or used to build luxurious residences.

During 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 (1937-45), a great deal of silver was found buried on Qiao family property by the Japanese army. China’s traditional culture greatly influenced the merchants’ ways of dealing with wealth.

In the traditional culture, merchants was placed at the bottom of the whole social body. Any conception related to profit was discriminated against by the common social ethics, which hindered the further development of these merchants.

Today, the luxurious residences left by the Jinshang have become attractive tourist sites. Surrounded by strong brick walls, most of the rooms in these mansions have no windows. This kind of closed architecture is very suggestive of a closed psychology, perhaps providing additional clues as to why this once dynamic social group finally disappeared from the historical stage.